目前分類:心情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(一堆碎碎念...)

今天跟 Brick 討論到某倫跟某英時,也討論到了憲政體制問題。

衍伸出來的問題,發覺現在不管是台灣,甚至是更上層的民主主義/共產主義,沒有了制衡,就只有失敗一途。

 

從最小的面來說:

上班族受雇於公司 -> 公司利用考核制度來決定員工升遷離職與否

反過來說,上班族能用甚麼方式對一間公司作考核? 市場機制?

聽說有勞基法這種東西,但是壓榨員工只能重罰三萬的制度,對於公司完全無嚇阻作用。

所以造成了鬼島年輕人的慘況:要不是因為xx,你連 15k 都沒有。

員工工會嗎? 在上述情況下,員工工會僅有當傳聲筒的工作,沒辦法為員工權益做些甚麼。

 

擴大來說,來看看台灣目前的政治制度。

憲法賦予民眾有選舉,罷免,創制,複決四權,且得以法律定義細節與施行規則。

聽起來很合理,但是埋了陷阱在裡面。

以台灣人最喜歡的民意代表好了,民意代表除了任期到了再做選舉處理外,在任期內有任何制衡措施嗎?

罷免? 對不起,剛剛講得以法律定義細節與施行規則。法律跟施行規則誰訂的? 以現行制度是民意代表。

代表甚麼? 民意代表選上就是由你玩四年,撈了民脂民膏,只要沒被抓到就沒事。

而以爭議最大的某總統來說,台灣憲政體制是接近雙首長制的總統制,但是總統任命行政院長,行政院長沒有國會提出不信任案的情況下是不會被動下台的。

所以所有權力都集中在總統身上,但是他不用為任何事情負責,因為沒有國防,外交的事情需要他負責。

人民唯一可以用的是罷免權,但是憲法又規定罷免總統是間接民權,由立法委員投票同意與否。

這樣看起來,立法委員跟總統才是生命共同體阿,行政院只是立法院的行政局而已。

一整個就是缺乏制衡的制度設計,導致現在民意代表/首長出了事情,只要像楊宗緯一樣哭哭就可以了事,你也拿他沒轍。

而我們偉大的總統,便可以挾此制度嚴重缺陷,作他想做的事情,但這些事情不一定是對的。

這樣做出來的東西,一點好處都不會有。因為沒有制衡,所以可以強制通過服貿,可以強制要通過自盡區,但是完全不用負責,因為都是 they 的錯,是為了回應 they 的期待而作。

 

所以,要解決現在的僵局,有兩種解法:

* revolution

* 讓人民有制衡的力量,背後有刀才會兢兢業業的做正確的事情,不論是員工,公司老闆,民意代表,總統都一樣。

 

steph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好像從大四以後吧, 跟他的話就少了很多~
雖然他已經不是那個剛進來那個笨笨的cling :p

曾經, 把她當作妹妹來看待, 即使現在亦同.
也許還是這樣的關係可能比較好一點:)
--
新年, 好像也沒啥話可以說的 ~_~
總覺得自從那時候以來, 話匣子都打不開 ~_~


stepho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